木大京

杂食‖不定期产粮

我这迷一样的暴脾气🙃😷

回家是增肥最好的方式

Light【龙樱/傻白甜/1end】

文/木京

00
一起去看星星吧,龙崎。

01
现在是龙崎樱乃与越前龙马单独相处的第三个小时。

龙崎缩在新添了木头的篝火旁,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一眼身旁正在闭目养神的越前龙马,心里委屈地快要哭出来。

三个小时前。

已顺利国三毕业的龙崎樱乃和越前龙马跟随着学校大部队来到山上进行所谓的毕业旅行之野营活动。而到了分组的时候龙崎因为种种不可说的原因偶然又必然地和越前分到了一组。

对此结果龙崎的表现是无措害羞,而越前则选择无谓接受。

就这样到了晚饭时间。

主动承担起做饭任务的龙崎抱着一堆食材跑向小河边,途经正在树下补觉的少年时脚步不禁顿了顿,但很快便低着头跑开了。

唔……龙马君怎么看起来很不高兴的样子?……难道他并不愿意和我分在一组吗?唉,本想着趁这次机会好好把话说出来的……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

自顾自想着心事的龙崎并没有注意到手下的土豆已快要顺着水流漂走,直到同伴提醒才反应过来。

“啊!”

被吓了一跳的龙崎条件反射地松开了双手,于是被扔进水里的土豆在激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水花后彻底地随着水流漂远了。由于这条小河是山间深处的瀑布的分流,因此流速有些湍急,不一会儿那只土豆就已经离龙崎五六米远了。

“啊!怎么办!对……对不起!”

龙崎惊呆了,望着漂远的土豆简直快要哭出来,下意识地对着身旁的人道歉,随后不顾一脸莫名其妙的同伴的劝阻开始追逐那只不听话的土豆。

龙崎本就不擅长运动,更何况是穿着蹩脚的鞋在坑坑洼洼的泥地上跑步,因此没过多久她便累倒在了地上。

龙崎不顾形象地跪坐在地上喘着气,汗湿的衣服贴在背上很是难受,两股麻花辫也因为剧烈运动的关系显得有些凌乱,总之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狼狈。

龙崎平复完呼吸,挣扎着想从地上站起来却因为脚踝处传来的剧痛而不得不放弃,她无措地跪坐在地上,在心里不断骂着自己的没用。

“连一只土豆都追不到,还因为跑了点路就扭了脚,龙崎樱乃你还能再没用点吗?!难怪龙马君不喜欢你……

这样想着的龙崎不禁红了眼眶,却在抬头的下一秒差点哭出来:

因为她不仅追不到一只土豆,又因为跑步扭了脚,还很争气地迷路了。

02
越前找到龙崎的时候,她正缩在一个山洞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之前的不知名的愤怒和惊慌在此刻尽数化为了担心甚至是喜悦,越前在心里松了口气,放轻了脚步走过去,在那个身影前蹲下。

发型凌乱,衣衫不整。终于放下心的越前开始在心里默默吐槽着,浑然不知此刻的自己也是这个模样。

一想到听见龙崎不见了的消息的时候内心油然而生的焦急,越前就觉得有些烦躁,但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然而找不出答案的越前却只能拉低帽檐,借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洞内一时间只剩下俩人的呼吸声。

另一边其实早就听见声响的龙崎内心怕的不行,身体颤抖得越发厉害了,可脑袋却死命地往下垂,不敢抬头看眼前的人。

越前望着她的举动又气又笑,最后却也只能无奈地拍拍她的头,然后尽量温柔地开口:
“龙崎。”

话音刚落,越前便感到怀中扑入了一个人,力量之大使得他一个重心不稳撞到了身后的洞壁。出于本能越前不禁抬手环住了怀中人的腰,然后他清楚地感觉到胸前的衬衫湿了,紧接着一阵细小的抽噎声从底下传来。

“呜……呜龙……龙马君……我好害怕……呜……我……我以为……我再也……再也见不到你……你了……”

越前没有动作也没有说话,他低着头抱着怀中的龙崎,她的脸紧紧地贴在他的左边胸口,每一声哭腔都好似打在他的心上,使得他的胸口也开始变得有些沉闷。

03
“所以因为这样你就迷路了?还真是差的远呐。”

听完龙崎抽抽搭搭地讲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越前郁闷地往后一靠,不知如何作答。

望了一眼身边的龙崎,她的眼睛和鼻子因为刚才的哭泣而变得通红,整个人还在小幅度的颤抖着,却已没有了先前害怕的模样。校服脏兮兮的,沾染了不少的灰和泥土,曲着的腿上也有一些轻微的擦伤。

越前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偏过头问她:“能走吗?”

龙崎小幅度的摇了摇头。

“那你是怎么到这的?”

龙崎不说话了。

一边哭一边拖着腿走这种事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啊!

越前看着不说话的龙崎,默默站起身准备向外走,却在抬脚的时候被人抓住了衣角。

越前转过身看着抓住自己衣角的那只葱白的手,也不说话,只静静地等着龙崎主动开口。

在他观赏了三十秒龙崎变脸秀后,龙崎终于颤巍巍地吐出了一句:
“龙马君……去哪?”

越前叹了口气,重新蹲下身子,看着她的眼睛说:“我去找点东西生火,你先好好休息一下。”顿了顿又补充道,“我不会走的。”

终于安抚好龙崎情绪的越前转身走出洞口,另一边的龙崎内心却百感交集。

先是被越前找到发现了自己狼狈的模样,然后又是扑进越前的怀中哭的差点喘不过气,刚才还黏着人家不让他走……

龙崎越想越羞,恨不得找个地洞立刻钻下去。

虽然越前能这么温柔地对她很是不可思议,但现实却与龙崎期待的大不相同。

果然……还是会被讨厌吧……

龙崎想着,再次把头埋进腿间无声哭泣了起来。

04
以上种种原因,造成了我们在开头所看到的那个场景。

龙崎缩在新添了木头的篝火旁,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一眼身旁正在闭目养神的越前龙马,心里说不出的委屈。

洞外的天完全黑了下来,听得见树丛中不知名的虫子的叫声。肚子早就已经饿得咕咕叫了,龙崎却不敢说出来。

唔……小朋他们应该很担心吧……不会连奶奶都已经知道了吧?完了完了……真的好丢脸啊……

突然,一抹微弱的飞舞着的光出现在龙崎眼前。龙崎心下一喜,连忙张开手紧紧抓住。

听到响动的越前睁开眼询问:“怎么了?”

“龙马君快看!是萤火虫!”

少女的脸在火光的映照下红通通的,明明眼角还带着未落下的泪珠却笑得异常明艳,连带着手中那抹微弱的光也变得那样动人。

“你终于笑了啊……”

话一出口才反应过来的越前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只好抬手拉低了已经很低的帽檐。

“诶龙马君你说什么?”一心逗弄手心里的萤火虫的龙崎索性连头也不抬了。

“没什么。”越前说着走到龙崎面前蹲下,“别玩了,上来。我们该出去了。”

“诶?诶!”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背起来的龙崎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手心里的萤火虫也因此飞了出去。

“别动。”

龙崎便真的不动了,小心翼翼地将手虚虚地环住越前的脖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红得快要冒烟的脸埋在了越前的颈窝。

少年淡淡的体香萦绕在龙崎的鼻间,而紧贴着胸口的是宽厚温热的后背。

神呐,如果可以,就让时间在这一刻停止吧。

心跳。

噗通。噗通。噗通。

察觉到背上的人的小动作,越前的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笑。

“龙崎,你很重。”

“什……什么嘛!”

“还差得远呢。”

05
走出山洞不远便是那个造成一切的罪魁祸首小河。树林里很安静,远远地已经能隐隐约约地看见营地的火光。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越前静静地感受着少女有些不着规律的心跳,听着它慢慢的与自己的融为一体。

噗通。噗通。噗通。

颈间的呼吸是温热的,有些痒,却不觉得难受。环住脖子的双手葱白纤细,如同它们的主人那般温柔。

离营地越来越近,已经能听见嘈杂的人声。

“龙崎,萤火虫漂亮吗?”

“嗯?……很漂亮呢。”

越前的脚步蓦地停住,惹得背上的龙崎一头雾水。

“怎么了吗龙马君?”

“龙马君?”

“……抬头看,龙崎。”

龙崎不明所以地抬头,却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那是满天的繁星。由于是在山上的缘故,即使被高大的树木遮挡着,却依旧能看的清清楚楚的,满天的繁星。

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情景是什么时候呢?

龙崎忍不住想。

那大概是在自己还很小的时候,在乡下的老家。那时父母都还陪在自己的身边,将这满天的繁星作为礼物送给了自己。也是从那之后,龙崎便对这样的景象充满了憧憬。但是自从搬到了城里,她便再也没有看到过这番美景了。

然而现在,她再一次站在了满天繁星之下,星光闪耀,就如同此刻背着她的少年一般,是那样夺目,又那样炽热。

每一颗行星之间的距离都是以光年计算的,它们那么遥远,在我们看来却又那么接近。

它们不断排斥着对方却又尝试着接近,矛盾得就如同人类的感情。

龙马君,我是否,也可以接近这样耀眼的你?

泣不成声。

06
好喜欢你。

好喜欢你。

好喜欢你。

你听见了吗?

07
龙崎在长久的黑暗中突然醒来,就像个迷路的旅人。

她睁开眼,眼前依旧是满天的繁星,而她最爱的少年,此时正站在这遥遥星空下,微笑着面对着她。

她不自觉地走上去,伸出手想要抓住那只在梦中出现了无数次的手。她想着她将会摸到虎口处因为长期拿球拍而留下的老茧,摸起来会很粗糙却不会难受,就如同它的主人,张扬却不失温柔。

她微笑着将手递过去,下一秒就被握紧,然后她听见了她从未听过的温柔声线在耳旁响起:

“下一次,再一起看星星吧,龙崎。”
FIN

新年快乐呀💏

也许在【Fin】

很早之前吧里的一篇征文了,这几天翻出来看了看,感觉又像是回到了当初那个热烈追着龙樱跑的时候了。
很奇妙。
前前后后修改了很多次,也算是填补了当时心里的遗憾。
祝阅读愉快啦

[CP:Ry oma  × Sakuno]

[Written by 木京]

[BGM:也许在 - 姚贝娜]

>>>

You so will how be negligent your name place I not to carry off at heart.

>>>

来来往往经过太多身影,幻想过某一个是你。

>>>001

我再次见到龙崎樱乃,是在她和越前龙马的订婚宴上。

越前龙马不愧是叱咤了网坛多年的黑马,订婚宴的排场非常大。当我看到请柬上标明的“S酒店”的地址时,着实吓了一跳。继而转念一想,越前龙马爱龙崎樱乃,这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然而我更加注意的却是那占了整张请柬快四分之一的两个用红色特别标注出来的名字——

越前龙马,和,越前樱乃。

我暗自诽腹越前龙马的零耐心,心里却无法抵制那肆无忌惮蔓延开来的苦涩。

龙崎樱乃穿着一袭及地的白色雪纺长裙,酒红色的长发被高高挽起用发簪固定在脑后,脸上化着淡淡的妆容,眉眼间带着快要晕开来的笑意。时间把她打磨地更加温润如玉,如今的她更增添了一丝专属于女性的妩媚气息。

这个名为龙崎樱乃的女人,如今应唤她为越前樱乃。

越前龙马将她牢牢地护在臂弯里,小心翼翼地领着她到一桌又一桌的客人面前敬酒。

我能清楚地看到他们在宾客与桌子间细小的缝隙中缓慢走动时紧扣的双手。

我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搁着了一般,有些疼。

与其说是敬酒,还不如说是越前龙马独自一人挡下了所有客人要求龙崎喝掉的酒。我看着越前龙马一杯又一杯地接过盛满了红色液体的高脚杯,有些惊讶。

龙崎酒量不好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现如今却总不至于滴酒不沾吧。

龙崎国中兼高中时的闺中密友堀尾朋香坐在我身旁,怀有六个月身孕的她挺着大肚子有些困难得坐在椅子上,背后垫的是龙崎为她特意拿来的靠枕,堀尾聪史正在细心地帮她擦拭嘴角食物留下的污渍。

“小坂田?不……应该是——堀尾朋香?”

我扯起一个不算太难看的微笑,想着毕竟是曾经的同校同学还是打了个招呼。

堀尾朋香抬起头来,怀孕使她的脸有些小胖,左眼角的泪痣却依旧如从前那般清晰,衬得她还是那么活泼可爱。

她见着我愣了一下,似乎是在努力回忆我是哪号人物,倒是一旁的堀尾聪史在盯着我的脸愣了三秒后恍然大悟似地叫了出来:

“哦!你是……你是笼岛学长?笼岛椋!”

我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他一脸惊喜地对自己的妻子说:

“是笼岛学长啊!就是樱乃的发小!你记得吗?他还来过我们网球部!”

听他那么一说,堀尾朋香也似乎想了起来,脸上竟是带了些豁然开朗的神色,便马上拉住我的手臂开始跟我叙旧:

“是笼岛学长啊,自从毕业之后就没再见过了呢,最近过的好吗?”

我依旧保持着原来的笑容,瞥了眼脸色有些难看的堀尾聪史,不着痕迹地抽出了自己的手臂:

“我一切都好,你们呢,还好吗?樱乃她……好吗?”

堀尾朋香刚想回话,却被堀尾聪史抢了先:

“啧啧啧,我们一切都好,樱乃她现在可是幸福死了呢。”

说完不忘瞟我一眼,那个眼神带着些不友善的意味。

我的笑容有些僵硬了。

“是啊是啊,我可羡慕樱乃呢,不仅找到了像龙马少爷那么帅的老公,还有了他们爱情的结晶呢。现在龙马少爷可是疼死樱乃了,恨不得揉进手心里呢。哪像某些人啊……”

堀尾朋香看了一眼自家老公,眼神意味深长。

我感觉我的笑容有些撑不住了。

我回过头去,越前龙马高挑的身材让我轻而易举的找到了他。 一圈下来,他的双颊显得有些红润,明显有些醉酒,左手却依旧紧扣着越前樱乃的腰。

我死死地盯着越前樱乃平坦的小腹,不想相信那里正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

一个仅属于越前龙马和越前樱乃的生命。

我抬头看着越前樱乃,她的脸上是我读不懂的笑容。

那是我不曾拥有的幸福。

我转过头,蔫蔫地放下手中的高脚杯,起身离开。

耳边依旧充斥着堀尾夫妇甜蜜的吵闹声。

指甲陷进肉里原来是如此的疼痛,我看着手掌上三道深红色的印痕,嘴角不禁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我的暗恋,就像一场无疾而终的电影,至此,全盘皆输。

>>>002

自从上一次再次见到龙崎之后,已过去了快有大半年。我再也没有与他们联系过,一切又回到了以前的模样。

我还是一个人住着,在那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在一栋三层楼的小公寓里,那是我租的单身公寓。

我还是像从前一样,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出门,又每天半夜三更走进家门。

龙崎“奉子成婚”的事情好像丝毫没有影响我的生活。我照样活的好好的。

我赤着脚走下床,尽管屋里开着暖气,可当脚心触及冰凉的地板时钻心的寒冷还是让我皱了皱眉。在墙上摸索了好一阵,打开灯,屋内霎时间明亮起来。

一月的天气比十二月稍微暖和了一点,窗外却依旧冰天雪地。白天还是那么短,六点钟的天空依旧黑压压一片。

我挠了挠头,穿上被随意丢在一边的拖鞋,拖着脚走进了厨房,“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打在木质地板上异常刺耳。

打开冰箱,冷藏室里清一色的摆着各种口味的方便面。随手拿出其中一盒,转身拿起餐桌上的温水浸泡。

一个人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餐桌的角落吃着,“咻咻”的面汤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很孤独。
我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那名为孤独的因子充斥在房间的身体的器官的无论哪儿的每一个角落每时每刻都在极力叫嚣着,叫嚣着“我好孤独”。

可是没有办法。
我从来都不知道该如何解决。

吃完早饭已是六点半,看着窗外天空有些微亮的迹象,我拿起被丢在沙发上的大衣套上准备出门。

迎面扑来的冷风让我不禁打了个寒战,我裹紧了外衣,不禁加快了脚步。

“喵呜……”

经过花坛时,草丛中传来一阵微弱的猫叫声。起初我以为是幻觉,但在多次微弱但清晰的猫叫响起后,我终于停下了脚步。

根据声音的来源,我拨开了某一处草丛,果然,一只瑟瑟发抖的灰色猫咪出现在我眼前。我伸手将它抱出,却发觉这只猫咪眼熟地厉害。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这里离他们家那么远,应该不可能啊。]

我在心里不断排除着可能性,可心还是往那个方向不停靠近。

眼前的猫咪窝在我的怀里,有些不安分地蹭着我的手臂。我下意识的伸手抚了抚它的毛,小家伙还有些在发抖,许是察觉到我并没有恶意,它渐渐睁开眼睛来抬头看着我。

那是一双很漂亮的猫眼,琥珀色的瞳孔,跟越前龙马一模一样。

我的心跳开始加快。

远方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我偏头望向声音的来源,却因早晨的雾气看不清来人的脸。

“卡鲁!”

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响起,许是对面那人,只是小家伙听到叫声后一下子跳出了我的臂弯,兴奋地跑向了对面的男人。

我看见他蹲了下来,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跳进了他的怀里。

我的心剧烈跳动起来。

我想我知道他是谁。

我有些尴尬地起身,凭越前龙马作为运动员良好的视力,他一定早就看见了我,并且还是在远方。

我下意识的转头就想走,两双腿就像是被死死定住了一般,怎么都挪不动。

我们俩就这么僵持着,谁都不走,却也不往前迈出一步。

“龙马!”

一个好听的女声响起,我的心顿时坠入了深深的黑渊。我告诉自己快走,可我却走不了。就像是被上了发条,没有人来启动它,我根本动不了。

我看见越前龙马慌忙得转身,以至于怀中的卡鲁跳了出来也没有发现。

雾散开了一些。

越前樱乃在越前龙马的搀扶下小心地走着,她的肚子已经大到走两步都站不稳。她看到卡鲁似乎很开心,脸上立刻充满了欣喜的神色。要不是越前死死地拽着她,她甚至想要弯下腰去抱一抱那只小猫。

看样子她很喜欢那只猫咪。

她还是喜欢笑,笑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看。

那种笑却是我永远都无法给予的温暖。

>>>003

我的脚有些麻,我恨不得砍断我的双腿即使是爬也要立刻爬离这个地方。

这里太幸福太温馨,我受不了。

可我走不了,我只好偏过头去,尽管心像是被人用手揪起来蹂躏了一番那么疼。

“笼岛前辈。”

越前龙马唤了我一声,我回过头去,越前樱乃这时正好抬起头来,四目相交,我慌忙移开视线。

越前樱乃看见我先是一愣,继而微微向我点了点头。若是以她平常的习惯,她定会给我来一个九十度的标准鞠躬,可是现在她不能。

“谢谢你了。”

在我的印象中,越前龙马是一个不太会懂得感谢别人的人。时光将他的棱角磨平,曾经张扬的少年已成为懂事的男人。

我撇了撇嘴,斜眼便看到越前樱乃带着感激的面孔,摆了摆手,丢下一句“不用客气”便匆匆离开了。

我几乎是落荒而逃。都忘记了询问他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我不否认,我是在担心越前樱乃。

即使现在她拥有一个比她更爱她的人担心,即使我知道我没有这个资格。可是习惯这个东西,不是说改,就能轻易改掉的。

我在他们面前竟是如此的狼狈模样。我自嘲地笑笑,转身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

早晨的雾已基本散去,阳光浅射进来,空气中氤氲着晶莹的水珠。

阳光打在两个相互依偎的身影上,地上的影子被拖得很长很长,却永远都不会与我的相交。

这就是现实。

我转身离开。

越前樱乃,你幸福就好了。

>>>004

在越前樱乃临近预产期的时候,我去看望了她一次。

“高级个人病房”,很符合越前龙马的作风。

推门进去的时候病房里只有越前樱乃一个人,远远的就看见她高高隆起的肚皮,像一座小山丘。阳光从她背后没拉严实的窗帘中漏进来照到她身上,使得她裹了一身温和的金色羽毛。

煞是好看。

她看见我很是开心,有些艰难地想从床上撑起身子来表示欢迎,被我一把按回了被窝里。

“椋君,麻烦你来看我。”

她笑,眉眼间尽是快要为人母的温柔。

我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含糊地应着将手里拎着的母婴用品尽数搁在了床头柜上。

“越前呢?”

“龙马回家拿换洗衣服了。”

“哦……”我顿了顿,内心没有起伏,“预产期什么时候?”

“一月十八号,就在下个星期。”

“加油,是你的话,一定没事的。”

“嗯!谢谢椋君的鼓励。”

然后是长时间的沉默。谁都没有开口,无声的沉默像一个巨浪将整个病房淹没。

其实很多时候我都在想,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将我和面前这个女人隔得越来越远。

那年紧紧拽着我的衣角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喊着“椋哥哥不要走”的小女孩明明感觉还在昨天,却似乎也已随着时间的河流逐渐消失在了未知的远方。

可我仍清楚地记得,那时我如擂鼓的心跳。似乎从那一刻便认定了,余下的人生中,将是她,也只能是她。

可命运总是弄人,自从龙崎上了国中后,我们之间的话题却慢慢地偏移了重心,转到了一个人身上——

“椋君,今天在电车上有一个男孩子救了我……”

“椋君,他叫越前龙马。他居然不记得我了,呜呜呜……”

“椋君,我和龙马君一个班喔!”

“椋君,龙马君说……”

龙马君龙马君龙马君……铺天盖地的龙马君。

我听着龙崎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小心翼翼却又带着点甜蜜的语调,看着她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上扬的嘴角和微红的脸颊,发现她开始收集打听有关网球的一切信息,明明体育那么白痴的一个人,却逼迫着自己练习完全不擅长的东西。

从那一刻起,我便知道,清楚地知道,我已经失去了龙崎樱乃。

完全的、彻底的、没有一点回旋余地的失去了她。

……

“椋君?椋君?”

越前樱乃略带关切的声音响起,我从回忆中脱出身来,回以她一个安慰的微笑:
“抱歉,走神了。”

她摇摇头表示不在意,还是笑:

“好久没有和你联系了呢。不知道你过得好不好?上一次见面还是多亏了卡鲁。”

被戳中了痛穴,我尴尬地挠了挠头,道:

“我一直就这样,不咸不淡的。上次忘了问,你们怎么会在那?”

“是医生说,适量的运动对宝宝有益,我便缠着龙马让他清晨带着我出来散步了,一来早上的空气干净些,二来龙马也能顺便进行早锻炼……”

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双颊泛着红色。这么多年她一跟人交流就结巴的毛病倒是改了不少,可容易脸红这点却好像怎么也改不掉,“结果……反而把卡鲁弄丢了。”

“多亏了椋君呢!”

她的语气里满是感激和欢愉,带动着整张脸都染上了调皮活泼的色彩,仿佛她依旧是从前那个偷藏着心事的少女。

却看得我一下子便愣了神。即使很多年很多年过去了,我的心跳加速开关还是依旧牢牢地掌握在她的手里。

这一来一去的简单对话,让我仿佛回到了从前。

“也没什么吧……”我心虚地别开眼,病房的门在这时打开。

进来的人带着早晨的阳光和空气中的雾水,眼神明亮,像夜空中的星。

“啊……笼岛前辈。”

越前龙马看见我愣了一下,继而点头向我问好,将带来的衣服放进衣柜后,信步走到了越前樱乃的床边俯身问她:

“樱乃,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语气里尽是他人都能察觉得到的温柔。

床上的人轻轻摇了摇头,道:“我很好,龙马。宝宝很听话。椋君在这里陪我聊天,很开心。”

越前龙马揉了揉她的头,转向我,道:“前辈……”

“啊,我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事,”我出口打断他的话,“就先回去了……”

很不自在,我此刻就像是扮演着多余角色的人,只想着快点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去。

越前樱乃有些惊讶又有些难过的样子,大概是觉得我待在这里的太短了,我对她笑笑,权当安慰。

越前龙马没有挽留,只道:“我送你。”

我几乎是在一瞬间举起了手臂用力的摆动着,前脚堪堪迈出了病房:“没关系,不用麻烦你了。”

是真的真的,不想再麻烦他们了。喜欢着越前樱乃这件事,已足以让我在他们面前羞愧千次万次了。

“就这样,我走咯!樱乃,越前,祝你们有个健康的宝宝!再见咯!”

我几乎是飞也似地窜进了安全通道,一口气从十楼跑到了三楼。我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像是宣泄着某样重要事物的瓦解。

手机振动个不停,我拿出来一看,是来自越前龙马的短信。

上面只有寥寥五个字——

你也要幸福。

那一刻,我停在二楼楼梯的休息平台,气喘吁吁,却笑得像个傻子。

>>>005

这几年陆陆续续地听从家里的安排见过几个相亲对象,却总是没有一个能修成正果。

我清楚地知道内心真正渴求的是什么,却也仅是奢望。

日子还是那么过着,大概四天后,我收到了越前家的喜讯。

[网坛黑马越前龙马的妻子在今日凌晨诞下一对龙凤胎,越前龙马正式宣布退役。]

那个时候我正陪着新的相亲对象在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里吃她爱吃的拉面。是个看起来很舒服的女孩子,笑起来眉眼弯弯,和她一样。

收银台旁的电视机就在这时报道了这一消息,我抬头看了一眼,荧幕上是越前龙马罕见的爽朗的笑容。

我的手一抖,夹起的面条掉回碗里,溅出了一片汤汁。

“不好意思。”我赶忙拿出纸巾擦拭着桌面。

藤间芽衣子不甚在意,道:

“时间过得真快啊,越前龙马都当爸爸了。”说着又回头看了一眼电视机,“越前太太真幸福。”

“嗯。”
“你也会的。”

我慢慢地搅着碗里的拉面,蒸腾的热气模糊了我的镜片,挡住了我快要掉下来的眼泪。

很难过,却也很开心。

我对着有些红了脸的藤间笑了笑,然后低头吞下一大口拉面。

一切都将会走上正确的轨道。

我想。

越前樱乃,再见了。

>>>006

也许在我心里,有太多你的痕迹。
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的人都像你。

——————————Fin————————